/ 收藏 ( 0 ) /
0
  • 追奇本人看起來比想像中的活潑開朗,會常常被人說文字與本人反差很大嗎?
    會耶,真的從小(?)被說到大XD 最一開始會覺得「有嗎?不管怎樣,都是我啊,有反差很大嗎⋯⋯」

    但隨著時間過去,耳朵已經長繭,所以也習慣了這種「妳是人格分裂吧」的形容,甚至蠻享受其中(類似cosplay?)XD

    而身邊的朋友也漸漸接受這種「衝突式的美感」,有時候相處起來會挺有趣,在不同情境下「讓不同的我現身」,對我來說其實蠻好玩的,畢竟人生不一定能擁有有太鮮明、相差甚遠的「模式切換」經驗,因此現在對於新認識的夥伴,如果可以驚嚇到對方越多,我就越開心⋯⋯(逐漸母湯)
  • 身為一個文字工作者,會不會對別人打錯字很在意,例如什麼「再在」不分之類的啊~
    會!但平常網路聊天、傳訊息時就不會太在意啦,畢竟選字也是蠻麻煩的~但題目中「在再不分」的狀況應該是超級基本款,所以如果夠熟的朋友,我都會嗆對方要分清楚XD
  • 感覺追奇的粉絲都非常的死忠,甚至到信眾的程度 XD,請追奇對著你廣大的粉絲來個愛的喊話吧!
    先正名!我覺得自己沒有「粉絲」,我比較習慣稱他們為「讀者」(眼神堅定貌)

    坦白說,對於自己所建立的讀者群,我一直沒有很強大的信心,他們喜歡我嗎?喜歡到什麼程度呢?為什麼喜歡呢?我是一個值得喜歡的人嗎?我的文字值得欣賞嗎?他們會一直在嗎?諸如此類的困惑,這些年來不曾消止,每過一段時間就會非常困擾我——但寫作本來就是孤獨的事,能夠剛好有人路過、願意停下看一眼,甚至留下來紮營,都只是幸運。我始終相信是這樣。

    這幾年對於讀者群的「流動」非常有感:有些人會在一些時刻私訊我,跟我說謝謝我的文字陪伴他那麼久(實際上也是他們陪伴我的文字那麼久),他會一直支持下去;也有一些人久無消息,你知道他們就是離去了。面對所謂的「來去」,現在的我還沒有足夠的智慧灑脫以待,但這終究是非常自然的現象,我也越來越趨於「緣分之說」,畢竟我和他們之間的相遇亦為某種連結,牢固或脆弱,皆非我單向可以決定的事 - 因此,如果要「給讀者們來個愛的喊話」,我能說的好像只有「謝謝」。

    「謝謝。」
    很簡短,但同時無比遠長。
  • 有沒有哪一個詞彙,是追奇特別喜歡,會反覆使用在作品中的呢?
    好像有蠻多都會重複出現耶XD

    但我現在腦海中最快閃過的,是「人生」、「生命」、「人」這三個詞彙。對我來說,這三個都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詞和字,即使不是在我創作時用到,而是單純在閱讀時看到,我也很容易感動XD感覺它們不管出現在什麼地方,我都能立刻感應到某種力量!
  • 如果可以把自己的靈魂抽出來,你覺得自己的靈魂會是什麼型態、什麼顏色?
    外層是一團很黑很黑的霧,包圍著雜亂、彼此交纏而打結的線(材質可能類似細細的草繩)。
  • 追奇
    看過追奇的作品與介紹之後,腦子裡是滿滿「美女作家」、「才女」之類的形容詞,所以在寫這段小問答的過程,都會擔心自己的文字會不會追奇被認真審視(到底壓力多大XDD),但或許就是因為追奇的文字太美、太講進心裡,這次能寫到追奇的問答訪問,才會這麼緊張吧!可以訪問到台灣文學界之花,絕對是 ViewFinder 三生有幸啦!現在就來認識這位才女作家 - 追奇。
追奇
摩羯座O型,高雄人。畢業於高雄女中、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

寫字是為了拯救自己,或者更幸運地,也拯救他人;雖然到最後,可能誰都拯救不了。著有詩文集《這裡沒有光》,詩集《結痂》、《任性無為》。
個人網站
關注
經歷:
摩羯座O型,高雄人。畢業於高雄女中、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

寫字是為了拯救自己,或者更幸運地,也拯救他人;雖然到最後,可能誰都拯救不了。著有詩文集《這裡沒有光》,詩集《結痂》、《任性無為》。
12下ㄧ頁Last
第 1 頁 / 共 2 頁
標題標題標題標題標題
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內容